這個世界的一切存在只不過是梵天的一場夢,
一旦梵天自夢中醒來,這個世界就會消失,
所以你們要小心,千萬不能吵醒祂!
                ~【喜馬拉雅星】~

基於某些理由,距離開演時間只剩下四個小時,
我終於在1/12下午三點多買到票,
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,
(這究竟會是一齣什麼樣的戲?什麼樣的故事?會有哪些人演出哪些角色?)
準備迎接我的表坊初體驗。

對,事前我擁有的訊息只有:
1.表演工作坊,
2.賴聲川,
3.這是一個關於雙屍命案的故事。

算是一種賭注吧,因此我買了倒數最後三張400元的票,
位置是台中中山堂二樓的最後一排,
(實際開演之後才知道那距離舞台有多遠)
只能勉強看到演員的肢體動作和模糊的表情…
在這種情況下只好仰賴佈景、燈光、音效和演員的「聲音表情」演出了,
也許下一次要買貴一點的座位比較好。

「你看的見我嗎?那就有問題了!因為我是隱形的!」

故事開始…

1
我思故我在;
我思,故我在…

2
好些電影裡面都出現過這個概念:
〝People see only what they want to see.〞
【Vanilla Sky】(香草的天空/【Open your eyes】)
【the Sixth Sense】(靈異第六感)
【the Others】(神鬼第六感)
【Matrix】(駭客任務)
【我的左眼看到鬼】(港片)

3
如果一切都是某個人的夢,或者是某個人想像出來的;
如果我其實並不存在,如果我生命中的「某些人」其實不曾存在...

4
【駭客任務】講的是由內在觀照外在,
你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經由主觀意識/主觀解讀的知覺所創造出來的,
所以只要改變那個「解讀」的方式(也就是「信念」),
你就可以成為超越一切的存在者、創造者、毀滅者、the One。

5
【如影隨行】則是由內在觀照存在,
你相信自己存在,你就存在;
你相信自己還活著,你就活著;
你會陷入你自己解讀的真實(夢境)之中,直到被人點醒為止。

6
【喜馬拉雅星】我只看了最後一小段,
最後梵天被吵醒了,於是世界這場夢就不復存在,就被「重開機」了。
雖然梵天最後重新入睡,但重新開始的世界卻只是另一次輪迴,
輪迴的過程不見得會跟原來的版本一樣,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遺憾和失落。

噢我覺得【the Hitchhiker's Guide to the Galaxy】(星際大奇航)片尾,
備份的地球(Earth mark II)重新運轉的時候也給了我類似的感覺...

7
原來「當下」竟然是如此脆弱而短暫,
活在「當下」的夢如,活在「未來」的大橋,活在「過去」的真真,
一家三口似乎沒有任何交集的機會,
雖然最後一幕活動牆打開的那幅畫面(加上《夢如之歌》)令人起雞皮疙瘩,
但…三個存在的意識卻只是走到同一處,然後各自離開,留下真真徬徨的影子,
看起來像是輪迴時的聚與散,又像是人生的悲歡離合,無法控制。
想到一家三口相聚的最後一幕,
真真兀自在浴室唱著歌,父母卻在外頭大吵,又怎麼知道…
純真的歌聲與劇情的轉折實在是強烈的對比!

8
現在我也不太確定「重開機」之後,我的電腦會不會還是我的電腦?
就好像【Shortcuts】(霹靂五號)、【I, Robot】(機械公敵/Asimov)之類的設定,
一旦關機重開,即使每一個電子元件每一條正子徑路都一模一樣,
也不再會是同樣的存在了。

9
因為座位的關係,我只能更注意其它方面的細節,
然後發現自己很喜歡這次演出的燈光、佈景、音效、活動牆、投影、半透明的布幕…
尤其雙活動牆的設計,很有趣。

10
「我卡住了,只知道這個地方叫做『之間』,我看起來很受限,但其實很自由…」

11
啊,我喜歡播放電影的表現手法(其中還刻意放慢某些片段),
也喜歡薩克斯風的國歌呈現方式,既溫馨懷舊又惡搞好笑。

12
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完《夢如之歌》,
會想起【功夫】片尾的《只要為你活一天》,
有時候情緒累積到位,只要一首簡單旋律的曲子就可以讓它流洩出來。

13
命運,或緣份,總是無法捉摸…
劇中沒有明講的是
夢如對關注與重視的渴望,
大橋對承諾與愛人的重視與努力,
祥哥與吉兒對女兒的付出與關愛,
浩帆(茶餐廳老闆)的善體人意,
真真對夢想的執著與無助…

14
「知道我已經死了並不難,不過就是接受這個事實而已。
 但是女兒呀,要認出妳,才是最難的事啊!
 我從沒想到可以看到妳長大的樣子…」

15
【What Dreams may Come】(美夢成真)片中也有類似的概念︰
出現在你眼前的靈魂,不會用本來的形貌現身,因此你不會認得。

16
這齣戲讓我增添了一點信心,
我想每一齣好戲都是讓人欣賞下一齣戲的動力吧!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Symi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